<strike id="ccb7s"><video id="ccb7s"></video></strike>

  • <th id="ccb7s"></th>
  • <big id="ccb7s"></big>

          1. 最新2019人摸人人人澡人人超碰,黑人教练与娇妻H,婷婷丁香五月天在线播放
            <strike id="ccb7s"><video id="ccb7s"></video></strike>

          2. <th id="ccb7s"></th>
          3. <big id="ccb7s"></big>

                  1. 離婚一年半后,她將重婚前夫送進監獄

                    2023-03-13 15:44:21  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

                    重婚導致離婚的,無過錯方有權請求損害賠償

                    文/復林

                    離婚后,她得知前夫重婚并育有子女,遂具狀控告前夫和第三者觸犯重婚罪。前夫刑罰剛剛執行完畢,她又打起了民事官司,要求前夫和第三者共同賠償損失,最終結局如何?

                    怒告重婚護尊嚴

                    2020年6月3日,家住湖北省宜昌市的徐雯,收到朋友劉薇薇轉發的抖音視頻,畫面顯示,她前夫岳志平和陌生女子及小孩正在游樂場玩耍。劉薇薇指著女子和小孩說:“這是岳志平和現任妻子袁曉萍以及二人的5歲女兒,岳志平的親生女兒?!毙祧嗳环裾J道:“我跟他離婚才幾個月,不可能有5歲的女兒?!眲⑥鞭被貜停骸扒д嫒f確,你再仔細看看孩子的模樣?!甭劼牬搜?,徐雯又細瞧,三段視頻上的女童濃眉大眼,像極了岳志平。

                    這個意外發現,讓徐雯想起了往事。2000年初,徐雯與開煙酒店的岳志平登記結婚。二人蝸居在不足30平方米的筒子樓里生活。不知何故,徐雯遲遲不見身孕,雖然經醫院檢查,排除了她和岳志平的生理原因,徐雯仍然憂心忡忡。岳志平安慰道:“我們還年輕,晚點生育也沒什么?!?/p>

                    2014年5月,筒子樓拆遷,二人喬遷到新房子里。徐雯心想,過去的筒子樓鄰近農貿市場,日夜喧鬧嘈雜,這或許是導致其不孕的原因。于是,她開始積極備孕,孰料,岳志平卻不予配合,經常夜不歸宿。

                    2019年9月的一天,岳志平拿出了事先草擬的《離婚協議》,對她說:“日子過不下去了,好聚好散吧?!毙祧┳穯柧壒?,并拒絕簽字。岳志平強硬地說:“你不能生育,這就是理由?!毙祧┤圆煌怆x婚,但架不住岳志平百般羞辱,最終還是離了?!峨x婚協議》約定,婚后共同財產歸女方所有,徐雯自愿給付岳志平3萬元。之后,徐雯因經濟拮據,3萬元一直未給付。

                    這段失敗的婚姻,堵在徐雯心里,成為難以撫平的傷痛??吹絼⑥鞭眰鬟f的視頻后,她決定上門核實。

                    2020年6月7日上午,徐雯徑直去了前夫的新居,撞見一家三口正欲外出。徐雯看了看女童,確信是岳志平的女兒,不由惱怒地指責袁曉萍破壞他人家庭,卻挨了岳志平的巴掌。

                    徐雯委托律師進行調查得知,岳志平與袁曉萍早在5年多前就登記結婚,2015年3月生育了女兒琳琳。也就是說,岳志平在婚姻存續期間,發生了重婚并生育子女的事實。

                    2020年7月5日,徐雯向宜昌市三峽壩區人民法院提起了刑事自訴,狀告岳志平、袁曉萍重婚。岳志平、袁曉萍接到訴狀的當天,就找到徐雯求情,袁曉萍承認其當年知曉岳志平系有婦之夫,想以經濟補償的方式私了,只要徐雯到法院撤訴即可。徐雯憤怒地表示,為了捍衛婚姻的尊嚴,不接受金錢賠償。

                    2021年3月,法院認定岳志平犯重婚罪,判處其有期徒刑8個月。袁曉萍犯重婚罪,判處有期徒刑6個月,緩刑1年。徐雯在此案中支付律師代理費兩萬元。

                    民事索賠被指責

                    2021年11月,岳志平刑滿釋放,徐雯具狀向宜昌市三峽壩區人民法院起訴岳志平、袁曉萍,主張二人共同賠償其精神損失和財產損失共計20萬元,徐雯還要求岳志平、袁曉萍承擔其刑事自訴支付的律師費。

                    為應對這次訴訟,岳志平、袁曉萍分別委托了代理律師。庭前調解期間,岳志平表示同意放棄2019年離婚協議約定由徐雯給付的3萬元,沖抵賠償款,徐雯沒有同意。

                    一審開庭時,徐雯申請調查岳志平的5張銀行卡在2014年1月至2019年10月期間的交易明細。她提出,法律明確規定一方隱藏、揮霍夫妻共同財產,在離婚分割夫妻共同財產時,對該方可以少

                    分或者不分。離婚后,另一方發現有上述行為的,可以請求再次分割夫妻共同財產。

                    對此,岳志平的代理律師發表意見稱,岳志平離婚時,放棄了家產,幾乎凈身出戶。本案中,調查夫妻共同財產沒有事實依據,而調查岳志平個人的財產信息,也有違程序正義。同時,岳志平離婚前,月收入僅3000元,還支付給徐雯500元,即便曾將收入用于袁曉萍及其女兒,與其離婚時幾乎凈身出戶相比,也未達到侵害徐雯財產的程度。

                    岳志平的代理律師還稱,不孝有三、無后為大,徐雯并非不能生育,而是只想過二人世界的生活,岳志平也是受害者,可以說,造成現在的局面,徐雯要負主要責任。

                    法院采納了代理律師反對調查岳志平銀行流水的意見。而當徐雯當庭出示岳志平、袁曉萍婚生女的三段抖音視頻時,岳志平、袁曉萍的代理律師提出,婚生子女任何人不得加以危害和歧視、任何人不能阻卻父母對子女之愛。

                    一審法院經審理認為,侵權責任糾紛實行誰主張誰舉證的舉證分配原則,對不幸的受害人所遭受的損害進行填補,賠償存在明顯受到精神損害或經濟損失的一方。而對徐雯經濟損失的認定,婚姻法明確規定禁止重婚,對于重婚造成離婚的,可以適用損害賠償規定。但是,徐雯主張的兩萬元律師費,與此案無直接關聯,不予支持。需要指出的是,事發后,岳志平、袁曉萍試圖通過經濟補償的方式表達對徐雯的歉意,徐雯沒有接受。同時,法律也明確禁止借婚姻索取財物,故對徐雯主張岳志平、袁曉萍賠償其財產損失的請求亦不予支持。

                    針對徐雯關于精神損害賠償的主張,一審法院認為,岳志平、袁曉萍已接受刑事處罰,并不等于可以免除民事責任。然而,精神損害賠償數額應當結合過錯程度進行裁量,在徐雯發現岳志平重婚犯罪前,雙方已對婚姻存續期間的財產進行分割,岳志平、袁曉萍的行為雖然構成犯罪,但應本著治病救人、懲前毖后的原則,不能道德綁架。

                    一審法院還認為,法律不是以暴制暴、針尖對麥芒,而在于依法填補損害,正確引導定分止爭。結合此案實際情況,酌定岳志平、袁曉萍共同賠償徐雯精神損失費15000元。

                    2021年12月23日,宜昌市三峽壩區人民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第一千零四十二條等規定,作出一審判決:岳志平、袁曉萍共同賠償徐雯精神損失費15000元。駁回徐雯的其他訴訟請求。

                    三上法庭討說法

                    一審宣判后,徐雯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復。岳志平代理律師在法庭上的陳詞,讓徐雯覺得備受屈辱,因故未生育被指責成她不想生育,還聲稱岳志平也是受害者等等。于是,她在法定期限內向宜昌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了上訴,請求二審法院改判岳志平、袁曉萍共同賠償其精神損失費5萬元,物質損失15萬元。

                    二審開庭時,徐雯憤慨地表示,原審期間,對方的代理律師公然聲稱,不孝有三,無后為大,岳志平也是受害者,造成現在的局面是她的責任。對此,她感到非常震驚,在現代社會,對方這種帶有偏見和歧視性的說辭讓人無法接受。同時,原審也認為岳志平、袁曉萍的行為已經構成犯罪,卻又稱不能道德綁架,其對此說法難以接受。她是婚姻的受害方也受騙方,并不存在道德綁架,提出民事賠償是為了維護自身合法權益,維護婦女尊嚴。

                    二審法院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第一千零九十一條第(一)項規定:重婚導致離婚的,無過錯方有權請求損害賠償?!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婚姻家庭編的解釋》規定,民法典第一千零九十一條中的“損害賠償”,既包括物質損害賠償又包括精神損害賠償。

                    基于岳志平、袁曉萍的重婚行為,可以推定岳志平在其與徐雯婚姻關系存續期間,應存在將其收入用于供養袁曉萍及其二人子女的客觀事實。據此,徐雯主張岳志平賠償相應的財產損失有一定的事實依據,一審法院對徐雯該主張完全不予支持不當。

                    但是,徐雯財產損失數額的確定,應根據全案基本情況以及侵權人的經濟能力綜合考慮。2019年10月,徐雯、岳志平協議離婚時,徐雯已取得家庭主要財產,岳志平、袁曉萍因重婚行為已被追究刑事責任,且二人被追刑后,就業機會也受到一定程度影響,經濟能力受限,同時二人尚有子女需要撫養,因此,對徐雯所主張的財產損失酌情支持15000元。

                    二審法院指出,岳志平代理律師在原審發表的意見,涉及徐雯在上訴陳述的內容,顯屬不當。原審法院可通過司法建議的形式予以提示。

                    2022年3月21日,湖北省宜昌市中級人民法院終審作出改判,岳志平、袁曉萍共同賠償徐雯精神損失15000元,財產損失15000元。2022年8月3日,岳志平的代理律師收到了司法建議書,建議岳志平代理律師以后在法庭上慎重發言。

                    (文中人物均為化名)

                    文章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2023年2月上期

                       編輯:周潔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