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ccb7s"><video id="ccb7s"></video></strike>

  • <th id="ccb7s"></th>
  • <big id="ccb7s"></big>

          1. 最新2019人摸人人人澡人人超碰,黑人教练与娇妻H,婷婷丁香五月天在线播放
            <strike id="ccb7s"><video id="ccb7s"></video></strike>

          2. <th id="ccb7s"></th>
          3. <big id="ccb7s"></big>

                  1. 供銷社主任為吃利息私自出借千萬公款

                    2023-03-13 15:03:11  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

                    如果說通過挪用公款私自賺取利息只是王伏川相對含蓄的貪腐之舉的話,那么頻繁地利用職務之便接受他人賄賂就是他公開的斂財之舉

                    文/文軒宇

                    江蘇省阜寧縣供銷合作總社原主任王伏川私自出借公款致巨額資金流失,在結算工程款時強行要求工程商購買白酒或接受以酒抵款,將公家的金條占為己有……王伏川的斂財手段五花八門,看似很高明,他也從中得到了好處,但最終付出了14年有期徒刑的慘重代價。

                    為吃利息私自出借千萬元公款

                    阜寧縣供銷合作總社是該縣社員的聯合組織和縣級社有資產管理機構,為縣政府直屬事業單位。2016年11月28日,阜寧供銷總社被江蘇省鹽城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明確為參照公務員法管理的事業單位。

                    1992年8月8日,阜寧供銷總社向阜寧縣政府申請成立阜寧縣供銷總公司。1992年8月29日,阜寧縣原計劃經濟委員會批復同意成立阜寧供銷總公司,與阜寧供銷總社一套班子、兩塊牌子。

                    1992年8月29日,阜寧供銷總公司注冊登記成立,企業性質為集體所有制,主管部門為阜寧供銷總社。2015年2月11日,王伏川被任命為阜寧供銷總社主任。2015年3月6日,阜寧供銷總社發文明確王伏川任阜寧供銷總公司董事長、總經理。

                    2016年10月22日,阜寧供銷總社工會工作委員會原主任徐昌被免去阜寧供銷總社工會委員會主任職務(保留原職級待遇,俗稱退二線)。徐昌之前負責白天鵝商業廣場工程建設和融資工作,退出上述職務后,王伏川要求徐昌繼續負責白天鵝商業廣場的工程款結算、矛盾協調、大樓報驗、辦證及單位貸款融資等工作。

                    在此過程中,阜寧供銷總社因白天鵝商業廣場拖欠工程款需要融資,在與江蘇中恒紡織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中恒公司)合作融資未果的情況下,于2017年底以阜寧供銷總公司的名義與阜寧縣城市投資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阜寧城投公司)合作貸款,由徐昌具體負責此項工作。

                    王伏川之所以在徐昌退居二線后還對其委以重任,自然是基于對他的信任。不過對王伏川來說,這種信任不僅是工作能力層面的,更主要的是把徐昌看作是可以協助自己撈錢的搭檔。

                    檢察機關的起訴書顯示,2018年1月至2019年8月期間,也就是在王伏川安排徐昌負責上述合作貸款后的一年半時間里,兩人先后兩次聯手上演借錢貪腐大戲,將阜寧供銷總公司公款1000萬元挪作私用,并借機通過私吞利息牟取私利。

                    2018年1月上旬,阜寧供銷總公司從華夏銀行融資1000萬元銀行承兌匯票,中恒公司欲借用該1000萬元,經中恒公司董事長鄭慶良與王伏川商定,由徐昌與中恒公司財務副總經理宋飛飛商議,確定通過虛構阜寧供銷總社下屬企業阜寧縣合東棉花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合東棉花公司)與四方紡線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四方公司)及中恒公司三方發生貿易往來,并以支付利潤的形式支付借款利息。后經王伏川及鄭慶良同意該方案,再由徐昌、宋飛飛等人負責實施。當月中下旬,該1000萬元承兌匯票被徐昌與宋飛飛等人通過虛假交易的方式借給中恒公司。2019年1月,經徐昌催要,中恒公司于當月借社會過橋資金償還了該筆欠款。

                    2019年1月,鄭慶良、宋飛飛再次請求王伏川及徐昌以阜寧供銷總公司的名義繼續貸款1000萬元給中恒公司使用,商定中恒公司仍以支付貿易利潤的名義支付借款利息。此事經王伏川同意后,交由徐昌負責實施。2月初,徐昌、宋飛飛等人將1000萬元貸款轉賬給中恒公司,但這一次中恒公司爽約了,至今未能償還該1000萬元款項。

                    王伏川、徐昌之所以同意將巨額貸款提供給中恒公司使用,是因為兩人能從這筆交易中得到好處。按說既然貸款是阜寧供銷總公司提供的,利息當然應該歸該公司所有,然而相關證據顯示,所有的利息最終都落入了王伏川和徐昌的私人腰包。

                    卷宗顯示,2018年6月至2019年8月期間,除支付銀行承兌匯票貼息及貸款利息外,中恒公司以支付貿易利潤的名義向徐昌控制的賬戶支付借款利息合計62.8萬元,扣除用于合東棉花公司開稅票支出34116.76元、銀行手續費年費3500元,剩余59.03萬余元由徐昌控制使用。徐昌將該款用于支付工資、支出招待費、個人炒股、償還個人所欠酒款等,甚至有一部分被以支付徐昌親屬工資等名義支出。2019年3月5日,王伏川以需償還個人債務為名,從徐昌處支取上述借款利息中的15萬元,用于其個人炒股。后因中恒公司不能歸還阜寧供銷總公司借款事發,王伏川于2019年8月6日向徐昌退回15萬元。

                    2019年10月12日,合東棉花公司為原告起訴四方公司、中恒公司,請求阜寧縣人民法院(以下簡稱阜寧法院)判令四方公司支付欠款1031.11萬余元及逾期利息,中恒公司承擔連帶還款責任。

                    在此次訴訟中,四方公司辯稱,合東棉花公司與四方公司之間不存在買賣關系,買賣合同、入庫單據及發票等均系履行民間借貸關系所提供的手續。四方公司未支付分文貨款給原告,相應的走賬資金均是由原告支付給鹽城恒天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恒天公司),然后由恒天公司轉賬至四方公司賬戶。

                    阜寧法院經審理,認為合東棉花公司、四方公司、恒天公司三方互簽買賣合同,該合同項下雖有資金流轉,但無證據證明存在真實的貨物交付,合東棉花公司的對外款項交付行為涉嫌挪用公款犯罪。阜寧法院于2020年8月23日作出民事裁定,依法駁回合東棉花公司的起訴。就這樣,王伏川、徐昌為了幾十萬元的利息,最終因小失大,導致阜寧供銷總社1000萬元公款催討無著。

                    工程款中的白酒“促銷”內幕

                    如果說通過挪用公款私下賺取利息只是王伏川相對含蓄的貪腐之舉的話,那么頻繁地利用職務之便接受他人賄賂就是他公開的斂財行徑。卷宗顯示,在2015年春節前至2020年春節前5年間,王伏川在擔任阜寧供銷總社主任期間,利用職務之便,為他人牟取利益,先后69次收受13人所送現金合計107.25萬元。

                    光從王伏川受賄的頻率及金額就可以看出,他已經把自己供銷總社主任的身份當成了斂財的工具,只要是幫了別人的忙,哪怕是公事公辦,他都會接受別人為感謝他而賄送的好處。

                    2018年春節前至2020年春節前三年間,許多承攬過阜寧供銷總社工程的企業負責人都會遇到一件鬧心事,即在與阜寧供銷總社結算工程款時總是會被對方提出額外要求,運氣好的即便拿到全部工程款,也會在對方的“強制”要求下違心地購買一定數量的白酒,運氣不好的則只能拿到部分工程款,剩余的工程款則被對方直接用白酒折抵。

                    在案證據顯示,結算工程款時被要求購買白酒或以白酒折抵部分工程款的主意就是王伏川出的。王伏川當時畢竟是阜寧供銷總社主任,那些工程商盡管心里一百個不愿意,但也只能忍氣吞聲,被迫就范。

                    阜寧供銷總社又不是酒廠,王伏川強行推銷的白酒是從哪兒弄來的呢?原來,王伏川與當地一名酒商楊茜相熟,楊茜多次請托王伏川幫其銷售金鑲玉系列白酒,于是王伏川就想到了用工程款折抵或要求工程商直接購買的方式,整整“促銷”了三年。

                    雖然在案證據并未顯示王伏川在三年間究竟“促銷”了多少白酒,但從另外一個案件信息卻可以看出王伏川銷售業績火爆的端倪,這個信息就是楊茜因此向他送出的好處費。卷宗顯示,王伏川在三年間先后6次收受楊茜好處費合計58萬元。楊茜光好處費就給了58萬元,足見王伏川的促銷成果不是一般的豐碩。

                    三罪并罰

                    因涉嫌嚴重職務違法,王伏川于2020年6月3日被留置,8月25日被拘留,9月5日被逮捕。

                    阜寧法院經審理,查明了上述挪用公款和受賄的犯罪事實。法院同時查明,2017年3月,王伏川在鹽城金鷹聚龍湖購物中心購買周大福牌金條1根,計劃為公使用,后在縣供銷合作總社報銷。2018年春節前的一天,王伏川將該金條占為己有并使用,該金條價值32206元。

                    阜寧法院經審理認為,王伏川身為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挪用公款歸個人使用,進行營利活動,數額巨大不退還,其行為已構成挪用公款罪;利用職務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財物,為他人牟取利益,構成受賄罪;利用職務上的便利,侵吞公共財物,數額較大,構成貪污罪。挪用公款犯罪系共同犯罪。王伏川一人犯數罪,應當數罪并罰。王伏川如實供述偵查機關未掌握的受賄犯罪主要事實及貪污犯罪事實,以自首論,可以從輕或減輕處罰。王伏川退出部分贓款,可酌情從輕處罰。

                    2021年12月25日,阜寧法院作出一審判決,法院以王伏川犯挪用公款罪、受賄罪、貪污罪,三罪并罰,判處其有期徒刑十四年,并處罰金五十萬元。

                    一審宣判后,王伏川不服,提出上訴。2022年6月7日,江蘇省鹽城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作出二審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除王伏川外,文中人物均為化名)

                    文章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2023年2月上期

                       編輯:周潔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