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ccb7s"><video id="ccb7s"></video></strike>

  • <th id="ccb7s"></th>
  • <big id="ccb7s"></big>

          1. 最新2019人摸人人人澡人人超碰,黑人教练与娇妻H,婷婷丁香五月天在线播放
            <strike id="ccb7s"><video id="ccb7s"></video></strike>

          2. <th id="ccb7s"></th>
          3. <big id="ccb7s"></big>

                  1. “招財貓”與貪官的交易

                    2023-03-03 15:11:48  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

                    張某梅擔心東窗事發,將100萬元現金退給趙康,剩余好處費150萬元也未能實際獲得

                    文/歐陽峰

                    江蘇南通某公司項目經理張某梅,圈內人稱之為“招財貓”。自從她結識了某集團董事長后,接手的工程不斷。殊不知,在其亮眼業績的背后,卻隱藏著張某梅與貪官的骯臟交易。2022年5月31日,法院的生效判決披露了實情。

                    攀附董事長

                    年過五十的張某梅,原先在江蘇省南通市某公司(以下簡稱南通公司)從事建筑材料管理工作。2014年年初,淮安市國有某投資發展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投資公司)對城市基礎建設進行招投標,南通公司派了幾撥人向投資公司疏通關系,都沒有進展。張某梅聽聞后主動提出調到項目部,去開發淮安市場的工程業務。公司領導問:“你從來沒有接觸過項目,哪能行?”張某梅說:“試試看吧?!?/p>

                    張某梅原籍在淮安市,大學畢業時在南通市工作。其丈夫程鋼的工資較低,孩子快讀高中了,一家三口人還住在60多平方米的房子里,家中急需改善居住條件和教育投資。獲知公司意欲進軍淮安市場,張某梅提前聯系高中同學朱凱,朱凱在淮安市人脈資源豐富,據說,他和投資公司董事長湯某明是至交。因此,張某梅才有了獨自去淮安開展業務的底氣。

                    這年3月的一天,經朱凱牽線,張某梅宴請了湯某明。飯桌上,張某梅連干了3個滿杯,湯某明拍著手說:“好酒量,對我脾氣?!毖缦g的其他人也對張某梅連聲夸贊,說她明明可以靠顏值生活,偏偏還這么拼。張某梅含笑不語。

                    張某梅開始頻頻光顧湯某明的辦公室,不時帶點茶葉、煙酒送給湯某明,并提出照顧工程的事。之后,經湯某明出面打招呼,南通公司參加競標,作為業務代表的張某梅接連拿下3個大項目,一時間,在南通公司引起了轟動,員工們就此給她起了“招財貓”的綽號。

                    背靠大樹好乘涼。張某梅決定扎根在淮安發展,她用項目獎勵款,在淮安市區買了商品房,因丈夫程鋼和孩子仍然在南通生活,這套房就由張某梅獨自居住。她還向公司領導索要“名分”,不久,南通公司專門成立了分支機構,張某梅成為淮安分公司經理。

                    張某梅終于過上了有房、有車、有地位的體面生活,但對眼前獲得的不錯收益,她仍然不滿足,心里盤算著,湯某明執掌的投資公司是國有企業,統管著淮安的市政基礎建設,只要與他搞好關系,不愁沒有工程做,自己命中注定要發大財。

                    挺身站“前臺”

                    湯某明比張某梅大5歲,隨著交往日益頻繁,兩人的關系漸漸顯得有點曖昧,湯某明常常把張某梅的住處作為小憩的場所。2017年11月的一天,湯某明在張某梅住處留了宿,雙方確定了情人關系。此后,湯某明又介紹了幾個工程,“招財貓”在南通公司被員工們叫得更加歡了。

                    張某梅的亮眼業績引起了同行注意,不少建筑老板也伸出了橄欖枝,意欲建立合作關系。2019年1月,張某梅告知湯某明,自己找到了掛靠的建筑企業,完全可以單干了,湯某明極力贊成。于是兩人約定,由湯某明利用職權幫助張某梅承接工程,張某梅負責解決資金、組織團隊施工,所獲利潤四六分成。

                    2019年4月底,湯某明帶來了好消息,投資公司參與開發的融創廣場項目A地塊A1區工程即將邀請招標,作為項目合作方,投資公司可以推薦兩家公司投標。湯某明拿出了書面的招投標方式和規則,讓張某梅找資質等級高、業績好的公司掛靠競標。

                    張某梅迅速找到南通某建設公司(以下簡稱建設公司)、南通某建筑集團第九分公司(以下簡稱第九公司)進行洽談,由她代表這兩家企業參加競標。建設公司和第九公司均表示同意。隨后,張某梅告知湯某明,建設公司是其掛靠的公司,如中標就由二人聯手承建。第九公司的經理趙康則應允,按工程總造價百分之一的標準支付好處費,并分包部分工程給張某梅。

                    不久,湯某明以投資公司名義向招標方推薦建設公司、第九公司參與投標,有了初步眉目后,湯某明表達了傾向性意見,即與第九公司合作,但百分之一的好處費不能以現金形式直接領取,而是讓趙康通過工程分包的方式將好處費加入工程款中兌現。經張某梅出面洽談,趙康對好處費的兌現方式表示同意。開標前夕,湯某明將已掌握的標底、評標規則等內幕信息透露給張某梅,讓其制作投標文件,張某梅分別以建設公司、第九公司兩種身份參加投標。

                    2019年7月12日,融創項目開標,建設公司以最低價3.02億元成為第一中標候選人,第九公司以次低價約3.1億元成為第二中標候選人。根據預先制定的評標規則,為進一步壓低中標價,招標方需對最低價和次低價二輪詢標。

                    恰在此時,張某梅的“后院”失火,她的丈夫程鋼聽到外面的風言風語,鬧起了家庭風波。張某梅無心承建項目,她與湯某明商議后決定退出承建項目,將工程轉讓給第九公司的趙康,并由趙康依約給付好處費。在第二輪詢標時,建設公司故意抬高投標價,第九公司則降低投標價,最終使得第九公司中標。

                    不服一審判決上訴

                    趙康拿下了項目,但他反悔了原先的承諾,即通過工程分包方式兌現好處費。趙康堅持直接給付好處費而不向張某梅分包工程,并提出先支付150萬元,剩余150萬元依工程進度支付的意見。張某梅向湯某明請示后表示接受。

                    2019年10月,張某梅又找趙康參與投標其他工程,并承諾支付10萬元費用,該費用從好處費300萬元中抵扣,趙康同意。12月,經張某梅多次催要,趙康在淮安市萬達廣場附近的停車場支付現金100萬元。

                    2020年1月22日,因張某梅購置的房產尚有尾款未付清,趙康按照其要求,向指定賬戶代付房款40萬元。2020年5月,因得知本市招投標領域相關人員被調查,張某梅擔心東窗事發,將現金100萬元退給趙康,剩余好處費150萬元未能實際獲得。

                    2020年上半年,淮安市監察機關查處湯某明的問題時,對張某梅采取留置措施令其配合調查,張某梅如實供述了辦案機關尚未掌握的受賄事實。同年7月,她的家人退繳250萬元,2021年1月7日,張某梅又委托親屬退繳50萬元。她還檢舉了他人的犯罪事實,經查屬實。

                    2022年2月,淮安市淮安區人民檢察院以受賄罪對張某梅提起公訴。一審法院經審理認為,張某梅與國家工作人員共謀,利用國家工作人員職務上的便利,收受他人數額特別巨大的賄賂,為他人牟取利益,其行為構成受賄罪,且系共同犯罪。其中部分受賄未遂,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張某梅歸案后,如實供述未被調查機關掌握的犯罪事實,以自首論,依法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其具有立功表現,依法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張某梅退出贓款,可酌情從輕處罰。

                    2022年3月25日,淮安區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張某梅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二十五萬元。對張某梅退出的違法所得予以沒收,上繳國庫。

                    一審宣判后,張某梅提出上訴稱,其構成重大立功,且在共同犯罪中所起作用小,應認定為從犯。另外未實際取得的150萬元應認定為犯罪中止。張某梅的辯護人提出,應以受賄既遂的150萬元確定量刑幅度。

                    被認定為主犯

                    二審法院經審理認為,張某梅所檢舉人員的犯罪行為及所提供的犯罪線索,經查證屬實,依法可以認定其具有立功情節,但其所檢舉內容尚未達到重大犯罪、重大案件、重大犯罪嫌疑人的認定標準,故不能認定為重大立功。

                    二審法院指出,湯某明與張某梅共謀通過幫助他人工程中標而收取賄賂。在共同犯罪過程中,張某梅向湯某明推薦了第九公司,后又根據湯某明的意見,出面與對方協商“好處費”的數額與給付方式。

                    在報價中,由張某梅向第九公司透露最低報價,并提示降低報價,最終幫助第九公司成功中標。據此可知,張某梅參與了犯罪的全過程,且與湯某明內外勾結,相互配合,缺一不可,在犯罪過程中起主要作用,應認定為主犯。

                    張某梅所提未實際取得的150萬元應認定為犯罪中止的上訴理由,經查,第九公司中標后未按約定支付賄賂款,張某梅多次向其負責人催要,對于尚未給付的部分張某梅沒有放棄的意思表示。張某梅未實際取得的部分系因與其有經濟往來的人被監委調查,其擔心被查處而不敢繼續索要剩余約定的賄賂款,屬因意志以外的原因未能得逞,是犯罪未遂。

                    至于辯護人所提應按既遂部分確定量刑幅度的意見,二審法院認為,張某梅和湯某明合謀利用湯某明職務之便,幫助他人承接工程并約定300萬元“好處費”,其行為系針對一個請托事項、一個行賄對象的一起獨立受賄犯罪,應認定犯罪數額為300萬元,進而確定法定的量刑幅度。至于因意志以外的原因未收取到的150萬元未遂部分,可以作為量刑情節適用。

                    2022年5月31日,淮安市中級人民法院終審落槌,駁回張某梅上訴,維持原判。

                    文章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2023年1月下期

                       編輯:周潔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