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ccb7s"><video id="ccb7s"></video></strike>

  • <th id="ccb7s"></th>
  • <big id="ccb7s"></big>

          1. 最新2019人摸人人人澡人人超碰,黑人教练与娇妻H,婷婷丁香五月天在线播放
            <strike id="ccb7s"><video id="ccb7s"></video></strike>

          2. <th id="ccb7s"></th>
          3. <big id="ccb7s"></big>

                  1. 兒子不孝,母親將房屋贈前夫

                    2023-02-14 11:02:30  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

                    法院認為,周秋文對趙秀云生前盡了照顧義務,有權依據協議約定取得趙秀云名下的房產

                    文/葉青

                    眾所周知,父母與子女是最親近的直系血親,所以在大多數人看來,父母一旦過世,作為子女,理所當然就成為繼承父母遺產的最優先繼承人了。但是,從法律的角度看,在有遺贈扶養協議、遺囑等存在的情況下,繼承的事就沒那么簡單了。

                    廣西壯族自治區柳州市柳北區人民法院就依法對一起遺贈扶養協議糾紛案作出一審判決:被繼承人的前夫作為《遺贈扶養協議》中的扶養人,盡職履行了照顧義務,獲得了協議約定的遺產。近日,該案二審,維持了原判。

                    法定繼承人因不盡義務而沒得到母親的房產。(圖/VCG)

                    獨子不孝,患病母求助前夫

                    柳州市一位身患重病的母親,在苦求兒子行孝遭拒的情況下,失望至極,不得已作出了一個決定:把價值不菲的房屋贈與愿意幫助她的前夫。

                    1986 年,住在柳北區的趙秀云女士與孫金貴先生喜結良緣。不久,夫妻倆生育一子。他們為兒子取名孫柳強,寓意其將來能成為柳州的強人。

                    夫妻倆萬萬沒有料到的是,幸福的日子會如此短暫,結婚沒幾年,孫金貴就因故離開了人世。

                    趙秀云為了不讓失去父愛的孫柳強遭受任何委屈,悲痛中的她暗自發誓:在兒子尚未成年之前,不考慮再婚。直到2012 年,孫柳強已長大成人到了成家立業的年齡。趙秀云在朋友的介紹下,認識了周秋文,并于 2014 年登記結婚?;楹?,雙方未生育或收養子女。

                    然而,這段婚姻只維持了 3 年便以離婚收場。心力交瘁的趙秀云,身體每況愈下,并于 2019 年病情惡化。

                    趙秀云長期臥病,身邊需要人陪護,而早年因拆遷獲得的20多萬元補償款所剩無幾,根本請不起保姆。趙秀云思來想去后向兒子孫柳強開口求助??蓪O柳強不但拒絕了母親的懇求,還表示不愿意負擔母親后續治療的費用。

                    都說養兒能防老,可現實卻如此殘酷!走投無路的趙秀云,想起了前夫周秋文,畢竟他們之間并沒有什么大的過節。自知時日不多的趙秀云,許諾自己過世后,愿意將名下這套 90 平方米拆遷安置房贈與周秋文。

                    面對前妻的懇求,周秋文經過深思熟慮,并征得家人同意后答應了。

                    之后,雙方還在律師的見證下簽訂了協議,詳細約定了醫療、飲食起居等生活安排及扶養遺贈等事項。協議中明文約定,周秋文如果能盡職盡責履行義務,趙秀云過世之后,其名下房產贈與周秋文。

                    周秋文依約履行了協議義務,直至趙秀云離世??墒?,當周秋文處理完趙秀云的后事拿出協議書來主張權利時,卻遭到了孫柳強的強烈反對。

                    協商無果,受贈人提起訴訟

                    由于孫柳強拒絕配合周秋文完成趙秀云名下房產的過戶手續,從而導致遺贈協議難以實現,在多次協商無果的情況下,2021 年 12 月,周秋文到柳北區人民法院起訴,請求該院依法判決原告能夠合法繼承趙秀云名下房產。

                    2022 年 2 月,柳北區人民法院開庭審理了此案。

                    庭審中,孫柳強辯稱:首先,周秋文出示的協議書并非被繼承人趙秀云真實意思表示。因為當年趙秀云病急需用錢,在此情況下,才被迫與周秋文簽訂了協議;其次,周秋文并未按協議書約定履行義務,且協議書中約定的權利與義務也不對等。比如說,周秋文扶養照顧、安葬趙秀云僅花費了數萬元,卻約定在履責后其可獲贈價值百萬元的房屋,有失公平公正;再者,子女繼承父母遺產是天經地義的,從來沒有見過父母的遺產不留給子女、而送給外人的事情。孫柳強表示,趙秀云名下的房產應當按法定繼承來處理,至于周秋文扶養、喪葬支出的開銷,可以從趙秀云的遺產中扣除。

                    柳北區人民法院經過審理后認為,被繼承人趙秀云與周秋文簽訂的協議書,性質上屬于遺贈扶養協議,協議簽訂過程是在見證人的見證下簽訂完成的,系雙方真實意思的表示,合法有效。對此,予以確認。另,根據現有證據所查明的事實,周秋文對趙秀云生前盡了照顧義務,在趙秀云去世后也為其處理了殯葬等事宜。據此,法院認為,周秋文有權依據協議的約定取得趙秀云名下的房產。還有,關于孫柳強主張其作為兒子也曾出錢出力照顧母親,理應繼承父母遺產的觀點,法院認為,首先,趙秀云將其財產贈與周秋文,系趙秀云對自身權益的處分,不違反法律的規定,應認定有效。而孫柳強作為趙秀云的兒子,在趙秀云患病情況下未履行其本該承擔的主要贍養、照顧義務。趙秀云去世后,孫柳強以對法定繼承人明顯不公為由,主張按照法定繼承來分配案涉房屋,有悖常理。故此,法院對其主張不予支持。其次,趙秀云與周秋文簽訂的協議,并不排斥其他親屬、朋友基于親情、友情對趙秀云進行照顧。

                    綜上,柳北區人民法院對于孫柳強的上述辯稱不予采信,并依照法律的相關條款之規定,于今年 5 月上旬作出判決:周秋文按照遺贈協議取得趙秀云名下房屋的所有權。

                    孫柳強得到判決書后不服,在法定時限內,上訴至柳州市中級人民法院。

                    維持原判,二審定乾坤

                    2022年7月中旬,柳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柳州中院)審理了此案。

                    柳州中院認為,按照本案中遺贈扶養協議,周秋文個人承擔趙秀云生養死葬的義務,享有受遺贈的權利。

                    我國法律規定的繼承方式有法定繼承、遺囑繼承和遺贈扶養協議。法定繼承是按照法律規定的繼承順序直接繼承;遺囑繼承是依照被繼承人生前遺囑進行繼承;遺贈扶養協議是遺贈人與扶養人訂立的,以被扶養人生養死葬及財產的遺贈為內容的協議,這類協議在我國的社會生活和司法實踐中已有相當成熟的經驗,常常能在老人自主、自愿的情況下,更好地滿足老人晚年所需的物質供養、精神支持或陪伴。但由于受遺贈人大多與被扶養人沒有直接的親屬關系,甚至可能是由法定繼承人以外的自然人或組織擔當,有著較強的商事性,加上有償遺贈付出的金錢可能會大于、等于或小于受遺贈人所取得遺產的價值,導致繼承開始后,法定繼承人往往因為沒能分到遺產或少分遺產,而產生強烈的抵觸情緒。

                    本案中,根據案件證據,還原到被繼承人趙秀云與前夫周秋文簽訂的協議,不難發現,無助老人向兒子求助,當確定兒子不愿意履行贍養義務時,最后選擇通過法律途徑,尋求了另外的解決方案。故此,一審法院認定的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判決并無不當。

                    于是,2022 年 8 月上旬,柳州中院駁回了孫柳強的上訴,維持了柳北區人民法院的一審判決。

                    尊老敬老愛老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而贍養老人是每個成年子女應盡的義務。故此,子女都應盡心竭力奉養好父母,使其安度晚年,讓尊老敬老愛老的傳統美德,成為能繼承到的最好“遺產”。

                    (文中人物均為化名)

                    文章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2023年1月上期

                       編輯:周潔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