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ccb7s"><video id="ccb7s"></video></strike>

  • <th id="ccb7s"></th>
  • <big id="ccb7s"></big>

          1. 最新2019人摸人人人澡人人超碰,黑人教练与娇妻H,婷婷丁香五月天在线播放
            <strike id="ccb7s"><video id="ccb7s"></video></strike>

          2. <th id="ccb7s"></th>
          3. <big id="ccb7s"></big>

                  1. 對藝考培訓班緣何要屢屢“開刀”

                    2023-02-10 16:10:43  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

                    快速增長的培訓機構數量和亂象,引起了國家的重視,從2019年開始,藝考進行改革

                    文/本刊記者  高原

                    “高價招生”“招考舞弊”“性侵行為”……這些現象,成為近年來火爆的藝考培訓班繞不過去的關鍵詞。

                    國家終于對飽受詬病的藝考培訓班亂象進行專項治理。

                    2022年10月26日,教育部、公安部、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聯合部署,對面向中學生或未成年人的藝考培訓機構開展專項治理行動,對無證辦學、人員資質、未成年人心理健康以及虛假宣傳四方面進行治理。

                    專項治理能否解決藝考培訓的痛點?除了目前藝考的一系列改革,又該如何鏟除藝考培訓背后的“考、招、培”利益鏈?

                    重拳打擊,治理藝考亂象。(圖/VCG)

                    不能說的“潛規則”

                    事實上,在專項治理措施出臺前,業內就對藝考培訓班詬病已久。

                    去年9月下旬,數十名藝考生聯名寫下了自己的經歷,實名對某培訓機構校長杜某在藝考培訓期間實施性侵、猥褻的行為進行舉報。北京警方迅速通報,涉嫌違法的犯罪嫌疑人目前已被依法刑事拘留。

                    而諸如上述問題,在藝考培訓班里絕非偶然。

                    2019年,曾經參加藝考培訓班的學生李茵告訴記者,在培訓班上課過程中,老師跟考生發生肢體接觸的機會非常多,而且很多培訓班采用的都是封閉式管理,相對隔絕的環境為不法者提供了更多可乘之機。

                    蘇培是一名藝考培訓班的創辦人,12年前,蘇培還在為拿到中國傳媒大學(以下簡稱中傳)播音主持專業的錄取通知書興奮,畢業后,她沒有通過中央電視臺的面試。有同學告訴她,以她中傳播音主持專業畢業的資歷,如果辦一個藝考培訓班一定能火??紤]再三后,蘇培決定回老家河北保定,開始創業。

                    她向記者介紹,播音主持、表演類的專業需要一個正口音、開悟的過程:“雖然開悟的時間長短不同,但是在家長和考生的心里,越信任老師,越聽話肯定會提高得更快一些。少了懷疑和確認的過程,可以更快地接受和吸收知識?!?/p>

                    除此之外,學生從普通高考的備考環境到藝考相對封閉的培訓環境,老師的專業背景及宣傳時提到的各種頭銜,都讓學生難免產生崇拜心理。而對于心儀學校和夢想專業的渴望,則從很大程度上增加了這種崇拜和信任。

                    蘇培認為,學生是藝考培訓環境中的弱勢群體,由于本身缺乏社會經驗和足夠的判斷力,相應的教育、德行的責任就應當由老師和所在機構來承擔和約束。

                    因此,有藝考生直言不諱:“每個藝考培訓機構都有潛規則現象!”

                    不過,此次三部門的專項治理行動,不僅明確提出“防范遏制機構及其人員的違法行為”,也設置了更有針對性的措施。

                    在教育部的官網上可以看到,此次專項行動在“全國校外教育培訓監管與服務綜合平臺”上設置的藝考專項舉報窗口,是在目前已有教育收費、辦學等問題反饋渠道基礎之上新增的又一平臺,包括性侵、猥褻等侵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違法犯罪行為,可以通過這一窗口進行直接舉報。在有效保護受害者隱私的同時,各部門也將聯動相關信息,有效開展工作。

                    看不見的“利益鏈”

                    除了曝出的藝考培訓機構“性丑聞”之外,近年來,圍繞藝考培訓“保過班”“拿錢買證”等“黑幕”也層出不窮。

                    2014年,有媒體報道湖北美術學院(以下簡稱湖北美院)黨委書記(正廳級)劉某利用職務便利,在承接工程項目、職務提拔及教師招聘、招生錄取等方面為他人牟取利益,單獨或伙同他人幫助4人順利通過了湖北美院的專業考試。在網上公布成績之前,湖北美院會召開學院行政辦公會,由領導報出各自的“關系考生”名單,根據其分數,擴大專業考試合格證發放比例。

                    2016年,在蘭州開辦藝考培訓班的某師范大學職工李某,向湖南某學院在蘭州藝考負責人史某行賄35萬元,為26名藝考生取得了該校藝考合格證。

                    2020年,四川音樂學院(以下簡稱川音)聲樂系的3名女教授楊婉琴、費莉、鄧芳麗,先后被紀檢監察機關帶走調查。

                    根據此案舉報者提供的材料顯示:過去數年,四川省外考生進入川音,每人收18萬元才能保證被錄取,而鄧芳麗調至聲樂系后,每名外省考生錄取價格上漲到25萬元。她還將收受學生家長的錢財比喻成一年一季的“割麥子”。20年來,招生斂財行為已經由個體單干演變為“統一標準、統一管理、統一打分、統一分配”,考生費(即賄賂款)由團伙中3名教師分別保管。

                    蘇培介紹,很多藝考培訓機構在吸引考生的時候,都會打出“考官班”的名頭——你要考哪個學校,我們直接找來這個學校的老師甚至是教授來給你上課,而且這些老師很多都是你參加藝考時候的考官。

                    “上過考官班的,大家多少會混個臉熟,如果一個學生可以給90分也可以給95分,臉熟的話我就給95分?!碧K培說。

                    盡管教育部辦公廳2015年12月發布通知,“嚴禁開展特殊類型招生的高校、內設學院(系、部等)及教職工組織或參與考前培訓、應試培訓”,并提出建立違規評委黑名單通報機制,“一旦進入黑名單的考評人員,終身不得參與各?。▍^、市)和高校組織的特殊類型招生考試工作”。

                    不過,為了高額回報,還是會有人鋌而走險,很多高校老師和機構的合作遠遠超出了培訓的范疇。

                    蘇培表示:“由于相關院校的專業教師或退休教師可供配合的時間較少,且可能在省聯考中擔任考官,因此相應的講座課時費很高,加上相關地方考試政策的要求,一般僅以‘講座’等形式進行考試技巧的分享?!?/p>

                    而之所以會高價請院校老師,也是行業內“大家都知道的秘密”。

                    “有的老師會利用自己的學生傳遞信息,依據價碼高低和關系遠近泄露不等量的考題。在考試中,能動的手腳就更多了,美術考試中可以在考生的畫板上做標記,音樂考試中考官能夠根據考生的演奏方式分辨是不是自己輔導的學生?!碧K培說。

                    進行中的改革

                    事實上,快速增長的市場,也是藝考培訓班屢屢爆雷的原因之一。

                    隨著藝考培訓人數的增長,藝考培訓機構數量也快速增長。據共研網發布的數據顯示,2021年,中國藝考培訓機構數量達5494家,同比增長22.5%。

                    快速增長的培訓機構數量和亂象,也引起了國家的重視,從2019年開始,藝考進行改革。

                    2019年,教育部發布《關于做好2019年普通高等學校部分特殊類型招生工作的通知》,對藝考文化課提出更嚴格的要求,把此前美術生和音樂生的文化課分數線分別不得低于同批次普通生的70%和65%提高到75%和70%。

                    除了文化課分數線的比例提高外,??嫉谋壤苍诟鞲咝V袦p少。

                    2020年,根據教育部部署,各高校在藝術類招生中均減少??紝I范圍、采取考生提交作品或網上視頻面試等非現場考核方式、以省統考成績取代??蓟蚋臑榘次幕謹典浫〉?。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表示,此舉是為打破過于集中的招生權力,規定專業課教授者不得兼任專業測試的測評者,以建立專業、獨立的第三方測評機制和科學、合理的評價制度設計。

                    接下來兩年中,藝考改革將更進一步。2021年9月,教育部發布《關于進一步加強和改進普通高等學校藝術類專業考試招生工作的指導意見》,提出減少藝考???、實行藝考省統考。教育部公布2021年普通高等學校部分特殊類型招生基本要求,明確對于美術學類和設計學類專業,除經教育部批準的部分獨立設置的本科藝術院校外,高校不再組織???。

                    在業內看來,上述改革都在進一步規范藝考培訓班。

                    21世紀教育研究院院長熊丙奇表示,藝考培訓有區別于普通藝術培訓的特殊性。有的藝考機構將與藝術院校的招生合作關系作為賣點,吸引學生參加培訓;有的藝考培訓從業人員則是以有高校內部關系、與高校教授熟悉來實施違法犯罪行為,包括以此威逼利誘未成年人,向家長索賄。

                    “這不但侵犯未成年人合法權利,而且也破壞招考公平?!毙鼙嬲f。他認為,要將藝考培訓納入常態化監管,尤其是要切實建立備案審查制,通過掌握藝考培訓內容、學員以及收費情況,對藝考培訓進行過程性監管。此外,要根據舉報等線索,對機構涉及招考舞弊的嚴肅查處,除了將涉及招考舞弊的人員繩之以法外,還應建立黑名單制度,將涉案培訓機構與人員納入黑名單。

                    而對于藝考培訓班,許多城市目前已經采用公布“白名單”“黑名單”的辦法。例如2021年,黑龍江省就多次公布藝考培訓機構黑名單,以此遏制藝考培訓市場亂象。

                    文章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2023年1月上期

                       編輯:周潔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