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ccb7s"><video id="ccb7s"></video></strike>

  • <th id="ccb7s"></th>
  • <big id="ccb7s"></big>

          1. 最新2019人摸人人人澡人人超碰,黑人教练与娇妻H,婷婷丁香五月天在线播放
            <strike id="ccb7s"><video id="ccb7s"></video></strike>

          2. <th id="ccb7s"></th>
          3. <big id="ccb7s"></big>

                  1. 從業禁止制度的無縫銜接

                    2023-02-10 15:39:28  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

                    禁止令和從業禁止都屬于預防性措施,從刑事立法層面看,兩者既有內在聯系,又有區別

                    文/特約撰稿  吳華

                    《關于落實從業禁止制度的意見》發布。(圖/VCG)

                    王某某為北京某學校一名外聘教職人員,在其擔任指導教師期間,利用“一對一”單獨授課的機會,多次觸摸該校一名10歲女童的隱私部位。今年3月,被害女童家人報案后,王某某被抓捕歸案。

                    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經審理查明,被告人王某某作為學校聘用的教學輔助人員,在為學生授課期間,多次故意對不滿14周歲的女童實施猥褻,其行為已構成猥褻兒童罪,應予懲處。

                    11月15日,海淀法院少年法庭對這起猥褻兒童案依法開庭并當庭宣判,以被告人王某某犯猥褻兒童罪判處其有期徒刑;同時,終身禁止被告人王某某從事密切接觸未成年人的工作。

                    王某某案具有風向標意義,因為這是自《關于落實從業禁止制度的意見》出臺后,全國首例對性侵害未成年人的教職人員依法宣告終身禁止從事密切接觸未成年人工作的刑事案件。

                    11月11日,最高人民法院會同最高人民檢察院、教育部發布《關于落實從業禁止制度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意見》自11月15日施行,也就是王某某案宣判當天起施行。

                    我國刑法規定了從業禁止,然而,司法實踐中,從業禁止適用率不高。為了貫徹最有利于未成年人原則,未成年人保護法也出臺了從業禁止方面的規定。刑法規定的從業禁止的期限為三年至五年,未成年人保護法則規定“終身禁業”。

                    《意見》的出臺,厘清了如何適用兩部法律的情形,明確了裁判規則,同時暢通了部門之間的銜接機制,從而能讓從業禁止制度更好地落地實施。

                    從業禁止制度適用對象

                    近日,黑龍江省黑河市愛輝區人民法院對被告人張某某故意傷害案依法開庭審理并當庭宣判,張某某犯故意傷害罪被判處刑罰。同時,禁止被告人張某某從事密切接觸未成年人的工作。

                    2月4日,被告人張某某因民間糾紛,持菜刀將被害人于某某砍傷,致于某某一處輕傷二級、三處輕微傷;當日,張某某主動投案。愛輝區法院另查明,被告人張某某系黑河某學院外聘的安保人員,該學院在校學生年齡范圍為14周歲至22周歲。

                    本案中,被告人張某某實施故意傷害犯罪時系黑河市某學院外聘的安保人員,且該學院在校學生有部分是未成年人。因此,張某某被宣告從業禁止。

                    司法實踐中,利用職業便利對未成年人實施的侵害數量最多的是性侵。根據中國少年兒童文化藝術基金會女童保護基金和北京眾一公益基金會共同發布的調查報告統計,2020年,媒體累計報道332起性侵兒童(18歲以下)的案例,其中涉及受害者845人。從犯罪地點來看,學校、培訓機構及其周邊成為“重災區”。

                    2015年8月通過的刑法修正案(九)規定了從業禁止制度。在刑法第三十七條后增加一條,作為第三十七條之一:“因利用職業便利實施犯罪,或者實施違背職業要求的特定義務的犯罪被判處刑罰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據犯罪情況和預防再犯罪的需要,禁止其自刑罰執行完畢之日或者假釋之日起從事相關職業,期限為三年至五年?!?/p>

                    從業禁止早就見諸我國多部法律法規,例如,慈善法、公務員法、執業醫師法等都有關于相關領域從業禁止的規定,但刑法修正案(九)的通過使得我國終于在刑法這一“最后法”中也納入了從業禁止制度。

                    2016年下半年,上海市閔行區教師林某某在補課時猥褻15歲女學生。閔行區法院判處林某某有期徒刑兩年六個月,服完刑后三年內還被禁止從事教育及相關工作。這是全國首例適用從業禁止的案件。

                    2019年5月,上海市出臺了《關于建立涉性侵害違法犯罪人員從業限制制度的意見》,這是全國省級層面首個涉性侵違法犯罪人員從業限制的相關制度,適用對象不僅包括教師、醫生、保育員等直接對未成年人負有特殊職責的工作人員,還將保安、門衛、駕駛員等具有與未成年人密切接觸條件的其他人員納入其中。

                    社會工作者開展兒童防性侵知識講座。(圖/VCG)

                    從業禁止制度的適用率

                    然而,在司法實踐中,從業禁止制度執行沒有取得預想的效果。這突出表現在,一些有“前科”的人員,再次在工作崗位上性侵未成年人。2019年6月,貴陽某民辦國際學校六年級男教師劉某因涉嫌猥褻多名未成年女學生而被刑拘,而此前,劉某也曾在任職某小學校長期間,因強奸未成年女生而獲刑7年。

                    有專業人士指出,人們需要知道,有性侵兒童前科的人,其重犯率是比較高的,如果沒有長時間的限制,其被處罰后又可以接觸孩子,就是給他犯罪制造了更便利的機會。

                    有學者統計了近年來發生的一些教師猥褻未成年人的案件,發現只有三分之一的案件適用了從業禁止制度。

                    而未被宣告從業禁止的案件中,不乏被告人的行為社會危害性較大,情節惡劣,以及被告人有猥褻、強奸兒童前科的案件。

                    例如,在任某某猥褻兒童一案中,被告人在擔任某培訓機構教師期間,以做錯題懲罰、談心為由,先后將10名10歲左右的男童帶至空置教室或者保安室內,在關燈、反鎖門后,對多名被害人進行性侵害,最終法院判決被告人有期徒刑12年,未對被告人適用相應的職業禁止。

                    在曹某猥褻兒童一案中,被告人利用其小學教師身份,先后數十次在教室講臺、門衛室、公共衛生區等公共場所對被害未成年女生實施猥褻行為,但最后僅被判處有期徒刑兩年,也沒有對被告人宣告相應的職業禁止。

                    而在李某某猥褻兒童案和吳某某猥褻兒童案中,兩名被告人分別為音樂店的架子鼓老師和小學教師,同時二人都有過猥褻兒童的前科,前者于2006年因犯猥褻兒童罪被判處有期徒刑3年,緩刑4年,后者則于2004年因猥褻女學生被當地有關部門予以記大過處分,即使有此惡劣前科之人,在再次實施了猥褻兒童犯罪后仍沒有被判處職業禁止。

                    明確裁判規則

                    為了強化對未成年人的保護,2020年修訂的未成年人保護法新增了第六十二條,針對密切接觸未成年人的工作規定了“終身禁業”制度,明確密切接觸未成年人的單位招聘工作人員時,應當依法向有關機關查詢應聘者是否具有性侵害、虐待、拐賣、暴力傷害等違法犯罪記錄,發現其具有前述行為記錄的,不得錄用。

                    新法同時明確,密切接觸未成年人的單位應當每年定期對工作人員是否具有上述違法犯罪記錄進行查詢。通過查詢或者其他方式發現其工作人員具有上述行為的,應當及時解聘。

                    然而,未成年人保護法如此“終身禁業”的規定,表面上與刑法三年至五年從業禁止的規定不一致。

                    《意見》答記者問中就指出,對符合未成年人保護法第六十二條規定情形的人民法院在判決中要否作出、如何作出從業禁止的決定,存在不同認識,實踐中判法也不一致,有的甚至對本應“終身禁業”的情形只判處了一定期限禁業,引發社會議論。

                    據報道,湖北省武漢市某區人民檢察院在對教師雷某猥褻兒童案提起公訴時,建議法院在判處雷某有期徒刑的同時處以從業禁止的處罰,被法院采納。這是該區檢察院首次適用從業禁止規定的嘗試。據報道,法院判決雷某自刑罰執行完畢后三年內不得從事教育相關職業,而不是“終身禁業”。

                    實際上,刑法第三十七條之一還規定:其他法律、行政法規對其從事相關職業另有禁止或者限制性規定的,從其規定。

                    《意見》就此明確規定,未成年人保護法、教師法屬于前款規定的法律,《教師資格條例》屬于前款規定的行政法規。也就是說,教職員工實施性侵害、虐待、拐賣、暴力傷害等犯罪的,人民法院應當依照未成年人保護法第六十二條規定,判決禁止其從事密切接觸未成年人的工作,即終身不得從事密切接觸未成年人的工作。

                    當然,《意見》還規定,教職員工實施性侵害、虐待、拐賣、暴力傷害以外的其他犯罪,人民法院可以根據犯罪情況和預防再犯罪的需要,依照刑法第三十七條之一第一款的規定,判決禁止其自刑罰執行完畢之日或者假釋之日起從事相關職業,期限為三年至五年。

                    《意見》答記者問中指出:“如此判決,既能夠讓被告人明確知曉自己被禁業的范圍,也能夠讓用人單位更好地落實入職查詢義務,還能夠向全社會宣示,起到監督和警示作用,有利于堵住可能出現的漏洞,進一步加強社會管理,為未成年人保護增加‘隔離帶’和‘防火墻’?!?/p>

                    禁止令與從業禁止

                    但禁業的期限一直存在爭議。有學者認為,既然從業禁止制度的法理基礎是行為人的人身危險性程度,那么在處罰時應該考慮人身危險性程度,設置相應有梯度或者幅度的禁業期限,而不是直接“一刀切”。

                    還有學者認為,職業禁止期限一旦設定便不可以調整和更改,即使被執行人再犯的可能性已經消除也不能得到相應的權利救濟,對其回歸社會造成了一定影響。

                    在立法層面,還要厘清從業禁止與禁止令的區別。刑法修正案(八)首次確立了禁止令制度,設定禁止令的目的,在于避免犯罪分子再次接觸犯罪誘因,防止其再次犯罪。

                    根據該修正案規定,對判處管制、宣告緩刑的犯罪人員,可以根據犯罪情況,同時禁止犯罪分子在其管制執行期間、緩刑考驗期限內從事特定活動,進入特定區域、場所,接觸特定的人。在緩刑考驗期限內,違反法律、行政法規或者國務院有關部門關于緩刑的監督管理規定,或者違反法院判決中的禁止令,情節嚴重的,應當撤銷緩刑,執行原判刑罰。

                    司法實踐中,對于禁止令的判罰可以概括為三類,即禁止從事特定的活動、進入特定的場所、接觸特定的人?!皟筛邇刹俊甭摵习l布的《關于對判處管制、宣告緩刑的犯罪分子適用禁止令有關問題的規定(試行)》中,禁止進入的區域和場所就包括中小學校區、幼兒園園區及周邊地區。

                    有專家指出,禁止令和從業禁止都屬于預防性措施,從刑事立法層面看,兩者既有內在的聯系,又有區別。

                    禁止令可對行為或場所施行禁止,如禁止進入特定的區域、場所或接觸特定的人,因此可以彌補從業禁止的不足。但禁止令只適用于判處管制執行期間和緩刑考驗期限內,適用情形非常有限。

                    因此,有專家建議,在從業禁止立法之后,可以將禁止令的職業禁止部分,并入從業禁止,增強職業禁止的司法威懾力。

                    強化多部門工作銜接

                    明確了從業禁止的期限后,實踐中,從業禁止的適用范圍和執行部門也需要進一步完善相關規定。

                    2021年,江蘇省泰州市人民檢察院聯合教育部門,對轄區學校以勞務派遣等方式聘用的教學、行政、勤雜、安保人員及校外培訓機構聘用人員進行摸排,發現編制外教職工涉及法律明確規定不得錄用情形的有11人。從查詢結果看,編制外教職工隊伍入職查詢與從業禁止還存在部分“盲區”。

                    在被宣告職業禁止的教師猥褻未成年學生案件中,被告人的職業既有中小學教師,也有各種培訓機構的輔導老師,他們被禁止從事的“相關職業”范圍有的表述為“未成年人教育相關職業”,有的表述為“未成年人教育、培訓等相關工作”,有的則僅表述為“學校教育工作”,還有的則擴大至“未成年人相關工作”。從業禁止的范圍并不統一。

                    對此,《意見》規定,本意見所稱教職員工,是指在學校、幼兒園等教育機構工作的教師、教育教學輔助人員、行政人員、勤雜人員、安保人員,以及校外培訓機構的相關工作人員。學校、幼兒園等教育機構、校外培訓機構的舉辦者、實際控制人犯罪,參照本《意見》執行。

                    根據刑法規定,從業禁止的決定機關是人民法院,但誰來監督從業禁止的執行并不明晰。有辦案檢察官介紹,從業禁止的目的是預防犯罪人再次實施犯罪,由社區矯正機構予以實施。但是經與社區矯正機構溝通,對方并不熟悉從業禁止的具體監督流程及方式,相反,涉案的學校主管部門即教育局對教師的從業情況及就業去向等都有較為詳細的了解和掌握。

                    《意見》規定,人民檢察院應當對從業禁止和禁止令執行落實情況進行監督。

                    更重要的是要讓從業禁止在法院和教育主管部門之間起到有效銜接作用。對此,《意見》規定,教職員工犯罪的刑事案件,判決生效后,人民法院應當在三十日內將裁判文書送達被告人單位所在地的教育行政部門;必要時,教育行政部門應當將裁判文書轉送有關主管部門。因涉及未成年人隱私等原因,不宜送達裁判文書的,可以送達載明被告人的自然情況、罪名及刑期的相關證明材料。

                    從業禁止新規的效應已經開始顯現。據報道,自《意見》實施起至今,四川、安徽、內蒙古、湖南、河南等多地地方法院作出“終身禁業”判決,被告人涉及“一對一”家教、中小學教師、返聘教師等,其中,河南開封市禹王臺區人民法院判罰的被告人為一名某小學聘用的接送學生的司機,屬于密切接觸未成年人行業的從業人員。

                    “在審判實踐上,《意見》的出臺將刑法和新修訂的未成年人保護法進行了緊密銜接,法官在判決上的依據更足;被告人也對自己的從業行為邊界有了更明確具體的認識;對社會有震懾的效果,一定程度上能起到預防犯罪的作用?!北本┦谐枀^人民法院王四營法庭法官張妍說。

                    中國政法大學刑事司法學院講師朱光星也指出:“近年來,我國在打擊針對未成年人的性侵害方面,不斷‘補課’?!痹谥旃庑强磥?,新修訂的未成年人保護法和新近出臺的《意見》不僅令刑法中的從業禁止制度落到實處,還彌補了適用范圍過窄的缺陷。

                    文章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2022年12月下期

                       編輯:周潔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