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ccb7s"><video id="ccb7s"></video></strike>

  • <th id="ccb7s"></th>
  • <big id="ccb7s"></big>

          1. 最新2019人摸人人人澡人人超碰,黑人教练与娇妻H,婷婷丁香五月天在线播放
            <strike id="ccb7s"><video id="ccb7s"></video></strike>

          2. <th id="ccb7s"></th>
          3. <big id="ccb7s"></big>

                  1. “戲精”打賣酒幌子非法集資157億元

                    2022-11-14 11:13:32  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

                    始作俑者悉數被判決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

                    文/趙聰

                    曾號稱“一年賺一千萬”“超越阿里巴巴”的江蘇聯寶集資詐騙案策劃者歐年寶,通過精湛的“演技”,3年多向7萬余人非法吸收資金157億元,導致近6萬人損失59億元。此騙局是以銷售白酒為幌子,并與多家酒廠進行合作,其中影響最大的是與江蘇蘇典酒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蘇典酒業)老總丁保軍的合作,丁保軍成功推銷了白酒,歐年寶獲得了巨額集資款,但兩人最終均鋃鐺入獄。

                    酒企助力非法集資

                    江蘇宿遷一家酒業公司銷售的白酒很少進入商場、超市,而是大量通過平臺銷售。這種所謂的消費訂單模式,實質上是通過投資消費獲取返利的方式吸引投資人投資,這一營銷模式最終被法院認定為違反國家金融管理法律規定,而始作俑者則悉數被判決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

                    這家酒業公司就是蘇典酒業。蘇典酒業位于著名酒鄉江蘇宿遷,經營范圍為白酒生產、銷售自產白酒,主要生產“藍之藍”系列白酒。蘇典酒業經營伊始業績一般,然而自從蘇典酒業老總丁保軍結識江蘇鎮江人歐年寶(另案處理后,蘇典酒業幾年間實現了跨越式發展。

                    2012年4月,丁保軍授權歐年寶為其經營的蘇典酒業銷售“藍之藍”系列白酒,并配合歐年寶以消費訂單模式發展會員。2013年7月,丁保軍以蘇典酒業和江蘇藍之藍酒業股份有限公司(主營“藍之藍”系列白酒銷售,以下簡稱藍之藍酒業)法定代表人名義,委托歐年寶總經銷“藍之藍”系列白酒。

                    得到授權后,歐年寶與其子歐亞明(另案處理)以“藍之藍”系列白酒為媒介,先后在江蘇省鎮江市、揚州市、常州市等地以“訂單銷售發放返利”模式從事向社會不特定對象變相吸收資金活動。

                    2014年5月和2016年11月,歐年寶在揚州市和無錫市分別注冊成立揚州寶緣創意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寶緣公司)、江蘇聯寶訂單創意信息科技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聯寶公司),并在未經有關部門依法批準、無任何正常生產經營活動及實際投資、無其他營業收益來源的情形下,先后以寶緣公司、聯寶公司名義,通過媒體、廣告、推介會、演唱會等途徑向社會公開進行虛假宣傳,假借“消費返利、寄存代售、商品回購、對接企業”等方式,以年化收益率20%至45%的高額返利為誘餌,以訂單模式向社會公眾變相吸收資金。

                    2014年5月至2016年7月,歐年寶以寶緣公司名義對外推出“消費訂單、商品訂單”模式,即集資參與人在寶緣公司以1.5萬元價格購買寶緣公司一份訂單,該訂單在商品清單上的價值為4.5萬元,集資參與人提取商品清單項下“市場價值”1.5萬元的商品后,余下的“市場價值”3萬元的商品委托寶緣公司代為銷售。寶緣公司收取代為銷售所產生的運營費用6000元后,16個月內支付集資參與人銷售款2.4萬元(開始是每周發放,后改為每月發放),訂單協議書同時對剩余委托商品的回購與取回進行了約定。然而,寶緣公司其實并未對外代銷訂單商品。

                    2016年5月起,寶緣公司對外推出“資產訂單”模式,即集資參與人在寶緣公司每投一單即1.5萬元,每月分紅400元,16個月后返還本金,16個月后可從寶緣公司獲得返本返利款2.14萬元,同時資產訂單刪除了商品訂單中的商品回購等條款。

                    丁保軍明知歐年寶的經營模式違規,繼續以授權寶緣公司為“藍之藍”系列白酒全國總經銷、成為聯寶公司訂單企業、聘任歐年寶為藍之藍酒業總經理等方式積極為歐年寶非法吸收公眾資金的行為提供大力支持。

                    2014年12月,為宣傳寶緣公司經營模式和“藍之藍”系列白酒品牌,丁保軍策劃了藍之藍相約寶緣大愛者群星揚州演唱會、寶緣公司成立三周年等活動。

                    不光如此,丁保軍還免費為歐年寶開展大型活動提供白酒。2016年5月3日,藍之藍酒業向寶緣公司發出公告,承諾寶緣公司凡有店鋪開張或組織大型活動所用的酒水、飲料、禮品、獎品等,全部由藍之藍酒業免費提供。

                    相關證人證實稱,蘇典酒業、藍之藍酒業供應給寶緣公司、聯寶公司的白酒,實際被歐年寶作為道具提供給會員。2014年至2016年間,蘇典酒業供應給寶緣公司的白酒占了蘇典酒業生產總量的50%左右。

                    丁保軍與歐年寶的合作取得了雙贏,2012年至2017年間,藍之藍酒業向寶緣公司、聯寶公司共銷售“藍之藍”系列白酒合計8925.28萬元;而在兩人合作期間,寶緣公司、聯寶公司非法吸收資金合計157.59億元。

                    講師團隊推波助瀾

                    寶緣公司、聯寶公司實施這種名為賣酒、實為類似傳銷的消費訂單模式要取得消費者的認同,自然需要兩公司內部進行對外宣傳推廣,以取得消費者信任。在這一過程中,兩公司的講師團隊起到了重要的助推作用。

                    2015年4月起,翟愛兵在寶緣公司總部擔任講師,多次為公司員工、集資參與人、其他社會公眾授課,宣傳寶緣公司經營模式。翟愛兵供述稱,其每天都會在公司晨會講課,宣傳寶緣公司模式是創新模式,榮獲國家級獎項,讓投單人繼續投單。

                    8月,翟愛兵在參觀藍之藍酒廠時發現,酒廠規模不足以支撐寶緣公司承諾投單客戶的返利,遲早會崩盤,但其并沒有告知客戶公司存在的風險。為緩解公司支付壓力,講師們宣講時,會盡量讓客戶選擇復投。

                    同年9月,歐年寶去上??疾旌?,提出訂單交易所、資本訂單、資產訂單的概念和原理,公司講師團隊隨即按其要求專門編寫《未來五年戰略規劃方案》,具體內容為,2016年至2020年五年內,將商品訂單模式轉入資產訂單運作模式、再轉入資本訂單運作模式,促成新一輪的資產、資本、資源重組的三合一商業模式。

                    方案編印后,公司安排向各個團隊負責人、內部主要員工以及客戶發放。為配套宣傳,歐年寶還要求公司講師團隊將方案作為宣傳寶緣訂單模式的資料和教材。通過宣講,該方案勾勒的公司遠景發展規劃提振了投資人的信心,推動了寶緣公司營銷業績的大幅提升。

                    2016年4月起,繆格生在寶緣公司任講師,其間,他先后多次向寶緣公司會員、工作人員、下屬團隊講師宣講公司訂單模式,目的是讓會員知悉其在寶緣公司投資和收益情況,以吸引投資。

                    2016年6月,寶緣公司新大樓建成后,寶緣大講堂成立,繆格生擔任負責人。宣講期間,繆格生向會員講授公司投資背景和國家對創新模式的支持、公司訂單經濟模式,以期讓投資者相信這種模式符合國家發展趨勢,鼓勵投資者多投單。同時,繆格生還負責培訓公司團隊講師,提升他們的理論水平。

                    2016年5月底,寶緣公司訂單模式改變,從每月返利1500元變成每月返利400元,很多團隊不理解,也無法向會員解釋,導致訂單業務量下降。為重新提升公司業績,提高團隊講師宣講水平,更好吸引公眾投單,公司專門組織繆格生等講師擔任策劃人、出題人及評委,專門組織開展了以寶緣公司五大訂單系統為主題的寶緣公司第一屆講師選拔賽,目的是讓團隊講師更好地向客戶宣傳,增加公司訂單。

                    東窗事發

                    2018年5月21日,丁保軍因涉嫌犯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被刑事拘留,6月26日被監視居住,7月23日被逮捕;2018年5月20日,繆格生因涉嫌犯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26日被逮捕,2019年1月19日被取保候審;2018年5月24日,翟愛兵因涉嫌犯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28日被逮捕。

                    揚州市邗江區人民法院(以下簡稱邗江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丁保軍、繆格生、翟愛兵違反國家金融管理法律規定,變相吸收公眾存款,擾亂金融秩序,數額巨大,其行為均已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

                    2021年12月29日,邗江法院作出一審判決,被告人丁保軍、翟愛兵、繆格生分別被法院以犯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九個月、三年九個月和三年八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三十萬元、十萬元和八萬元。

                    一審宣判后,原審被告人翟愛兵、繆格生不服,提出上訴。揚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于今年5月21日公布本案二審裁定結果: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文章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2022年10月上期

                       編輯:周潔萌